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全站搜索
新闻详情
 
当前位置
宫廷剧盛行热播几年来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7-05-21 18:20    浏览次数:
   宫廷剧盛行热播几年来,经过我多次查证翻阅发现绝大部分都是编剧杜撰,而非真的存在,我在想历史中的宫廷是否真的存在的这样缠绵悱恻恩怨情仇的爱情,今天我翻到了一个真实的存在。  以下为转载:如果你无法静心读完,你可以百度一下关键字:文皇后乙弗氏,西魏文皇帝元宝炬,元愉. 拓跋家男子的内心世界,有时候是很难琢磨的。他们是鲜卑族与生俱来的政治家,是天女和人间凡人的后裔;他们会自然而然地爱一个女人,忘却所有的得失所有世俗价值,只记得她和她相关的一切直到生命结束。同时,他们也完全可以站在世俗世界最接近天的神坛上,面对燃烧的烽火,用自己的手结束所爱的女人的生命,让她到天国去陪伴诞育始祖的天女同享永恒的幸福盛筵。传说中半神的始祖是这样,书中、眼前本族的英雄们是这样,何况,元宝炬是谁?不过是个倚靠妹妹和出帝姘居这层关系“特进南阳王”、再因着出卖妹妹及出帝给宇文泰“乃僭大号”的极品。既然全天下都知道宇文泰做的事情,也就知道元宝炬活着一日就将永远无法洗清名声和良心。


元宝炬是个薄命的孩子。

他的父亲元愉,是拓跋宏的第五个儿子,母亲为袁贵人(一种高级妃子的称号)。元愉被异母哥哥宣武帝赐婚于宣武帝原配皇后于氏的妹妹,却毫无感情,只是深爱着他那出身卑贱、歌喉婉转的心上人杨氏??也就是他这四子一女的生母。为了让她得到更多尊重,元愉想方设法安排右中郎将赵郡李恃显收她为义女,改姓李,大礼迎进王府。身为正牌大姨子兼嫂嫂的于皇后非常恼怒,“召李入宫,毁击之,强令为尼于内。以子(此子即元宝炬的大哥元宝月)付妃养之”。隔了一年多经皇后的父亲于劲“以后久无所诞,乃上表劝广嫔侍”,才勉勉强强地放出李氏还给元愉,顿时“旧爱更甚。”及至元愉在冀州刺史任上举兵谋反,自称皇帝,改号建平元年,立李氏为皇后,终于尊贵了爱人一次,可惜没用,夫妻连同四个儿子不久就被生擒活捉了去。

元愉眼见死在旦夕,却不忘其一生情爱,“每止宿亭传,必携李手,尽其私情。虽锁絷之中,饮食自若,略无愧惧之色。”及至21岁的元愉就此丧命,李氏身为“伪皇后”也当受死,群臣无敢言者,只有中书令崔光上书说::“伏闻当刑元愉妾李,加之屠割,妖惑扇乱,诚合此罪。但外人窃云李今怀妊,例待分产。且臣寻诸旧典,广东会娱乐,兼推近事,戮至刳胎,谓之虐刑。桀纣之主,乃行斯事。君举必书,义无隐昧,酷而乖法,何以示后?陛下春秋已长,未有储体,皇子襁褓,至有夭失。臣之愚识,知无不言,乞停李狱,以俟育孕。”宣武帝正为自己连丧儿子的事情忧心,崔光此言说中他心事,倒也看在积德的缘故上答应下来。这时是永平元年(公元508年),算起来,此腹中胎儿正是平原公主元明月,而李氏呢,不用说是分娩之后就照原判被正法了。
元愉和李氏生此四子一女,皆被幽禁佛寺。行二、行三的两个儿子就此不清楚下落,可能死于乱世刀兵,元宝月正光五年(公元524年)病死,年才23岁;再加元修一番折腾以后,这对恩爱夫妻的骨血,统共只剩这一个攀着妹妹的尸骨爬上皇位的元宝炬了。他“追尊皇考为文景皇帝,皇妣杨氏为皇后”,终于给了饱经患难的父母一个合法名分。无奈,爱情本身就是排他的,个人感情的爱人与政治婚姻的妻室注定不能相处无间。这一点上,他和他父亲遇到同样的麻烦,却根本没有父亲舍死拼命的痴情。


大婚,大赦,已经完备。乙弗皇后已经如他的命令“逊居别宫,出家为尼”了。可是新皇后郁久闾氏并不开心。有什么开心的理由呢?送亲的队伍“到黑盐池,魏朝卤簿文物始至”,显然是拖到了不能再拖的时候。那时派来迎亲的扶风王元孚奏请她将“一皆东向”(“蠕蠕俗以东为贵”)的嫁妆队列改成中原礼仪的南向,被她很严肃地拒绝了:“我未见魏主,故蠕蠕女也。魏仗向南,我自东面。”那个时候她很有威仪,她面东的时候总是坐得笔直,长长的发辫上总是有一抹草原的清香气息。可是她所嫁给的那位英武皇帝总是不为这名十四岁的美少女所动,而且,无论她看他的眼神有多么热切,他的眼神总是会落向远处缁衣素面的女人,彼正如雕像般,静静地坐在偏宫里,虽然整日诵经,温静而弥觉流丽的双眸却时时抬将起来。……郁久闾氏是草原骄女,可不懂束缚真情性的“不妒”礼教,她只知道自己作为政治筹码被骗娶过来,丈夫无论在礼节还是情意上都没把她当妻子对待;还有那个据说在修行的女人,依然是什么都希望得到。她愤怒了。

就这样,乙弗氏的假尼姑注定做不长,很快郁久闾氏就把她遣去了秦州,那里是乙弗氏次子武都王元戊的地盘,不会亏待她后半生。麦积山也是北魏以来著名的佛教中心,建有大量的石窟和佛阁,天然风景亦如诗如梦,可以抚慰她失落的心情。废皇后乙弗氏自此方“归隐林泉”。不知道为什么,麦积山一时之间大大热闹了起来,石窟的开凿、佛像的修筑,比平常更加积极许多。常言道,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谁都很快知道元宝炬“密令(乙弗氏)养发,有追还之意。”大家都知道,包括已经怀孕的新皇后郁久闾氏。只有元宝炬和乙弗氏,似乎在天真和懦弱的“事秘禁,外无知者”幻想里久久地沉浸着。

为这个荒谬的梦想,元宝炬令妻子付出了比当年元愉亲身所付出更惨重的代价。

 柔然是个正自兴旺的政权。论公,拓跋家在高欢、宇文泰的牵引下如戏中木偶连连打斗,柔然王族与东魏、西魏皆有婚姻,无所谓一定要袒护西魏。论私,即使想袒护西魏,有哪个为人父的会喜欢自己的女儿被诓去结婚、即将生产之际女婿还在惦记要废黜自己的女儿和未来外孙?

大统六年(536年)春天,“蠕蠕(柔然国)举国度河,前驱已过夏。颇有言虏为悼后(郁久闾氏)之故兴比役。”仅仅这么一番议论于元宝炬就足够啦:他长叹道:“岂有百万之众为一女子举也?虽然,致此物论,朕亦何颜以见将帅邪?”于是亲手写下赐死诏书,命中常侍曹宠捧往秦州,令乙弗氏自尽。乙弗氏洒泪道:“愿至尊(元宝炬)享千万岁,天下康宁。死无恨也!”就此和武都王元戊诀别,又留下遗言托转皇太子元钦,其辞甚是凄怆。然后召僧设供,“令侍婢数十人出家,手中落发”,广东会娱乐,事情理毕,方才入室自尽而死。武都王元戊“凿麦积崖为龛而葬,神柩将入,有二丛云先入龛中,顷之一灭一出,后号寂陵”。那年,乙弗氏她年仅31岁。曾经如九天之上般尊贵的命运,真的像片云般微薄。

乙弗氏的形影被凿为麦积山的一尊菩萨像,脸面美丽,温柔、悲哀而庄严。她的悲哀震动了当时,感动了未来,获得人们的无限同情。没有人乐于原谅间接导致乙弗氏之死的郁久闾氏??哪怕她是个像乙弗氏一样的被牺牲、受委屈的角色,肚子里还正怀着罪魁祸首的骨肉。郁久闾氏在这强大的精神压力下生产了,“闻上有狗吠声,心甚恶之。又见妇人盛饰来至后所,后谓左右:‘此为何人,广东会娱乐?’医巫傍侍,悉无见者,时以为文后之灵。”一惊、二愧、三难产,生下孩子(史书未载其传,可能是个小公主)后,郁久闾氏当即香消玉殒。丈夫送她的谥号是“悼皇后”,一个带有隐约贬义、适应于青春早逝者的谥号。

那索命女子是乙弗氏的鬼魂?笔者不愿意相信,却不得不相信。直到死后,乙弗氏依然不能释怀于本来无意给她做“第三者”的“情敌”;直到死前,郁久闾氏所怕所恨的还是只有这个前妻。为什么?为什么,女人何苦只为难女人呢?

就这样,一切都过去了…………


一切人都过去了。没有妻子,没有父母,没有兄妹,天地之间,孤零零孑然一身,一生没有自由,一生不敢也不懂得做自己的主。元宝炬累了,倦了。逍遥观之上,遥望着苍翠的嵯峨山,他感慨地说:“望此,令人有脱屣之意!若使朕年五十,便委政储宫,寻山饵药,不能一日万机也。”然而如他这样的人哪里有这等福气?大统十七年(547年)三月,元宝炬在他个人所专门居住的乾安殿死了,45岁。终未得退位隐居山林。

元宝炬身后发生了一点事情,可算这次悲剧的最后花絮:“(大统)十七年,合葬永陵。当会横桥北,后(郁久闾氏)梓宫先至鹿苑,帝??后来,将就次所,轨折不进。”似乎到死也对这个死去十一年的后妻满心怨气。他生前留下过亲笔诏书:“万岁后欲令后(此处指乙弗氏)配飨。”至此,乙弗氏被儿子做主,尊谥了一个上上等的谥号“文皇后”,?于太庙,不久她的灵柩从麦积山迁出合葬于永陵。

不幸的懦夫呵,只会把愁怨倾泻于同样是牺牲品(甚至可以说是他所欺骗的直接受害者)的女人。


江山依然归属那个懂得怎样做皇帝的人:宇文泰。元宝炬和文皇后乙弗氏的长子元钦变成了西魏再一任的傀儡皇帝,不听宇文泰使唤,被废、被杀。他一生唯一爱妻皇后宇文云英??宇文泰的女儿??殉情身亡。然而这一去,去得自愿,没有勉勉强强的“死无恨也”,她从一夫一妻的帝后守到了双宿双飞的彩蝶。

人生天地之间,生则如风中掠云,灭则如静夜残灯。生亦何哀?死亦何苦?

那两朵飘摇麦积山的云朵,可是情之不情间那解不开的劫!

脚注信息
Copyright 2017 广东会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