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全站搜索
新闻详情
 
当前位置
河洛造神之开闽三祖(一)之五、「拜剑」定主帅
作者:admin    发布于:2017-05-17 17:00    浏览次数:
  河洛造神之开闽三祖(一)之五、「拜剑」定主帅


五、「拜剑」定主帅


「竹林兵变」后,王绪与其寿州将领被擒,新闻传开。五千光州义军,本来对王绪即已甚为不满,顿无不群起响应。一夕之间,将王绪的势力,尽从义军拔除。但「国不可一日无君」。而五千光州义军,流浪大唐边疆,群龙无首,更不能一日无主帅。因擒王绪及其寿州党羽,功劳最大者,乃为先锋营的马前锋。且马前锋又拥有先锋营的军权。顺理成章,王审潮兄弟,即一干义军将领,即欲推马前锋为义军主帅。然而马前锋,自认才德不足领军,对于竹林兵变,亦不敢居功。因颠覆王绪之议,乃是由王审潮主事。因此马前锋,反是推举本为固县佐史的王审潮,为义军的主帅。

王审潮乃是谦冲之人,对于马前锋的推举,亦是再三谦让,不敢接收。毕竟五千光州义军,当下的处境,倘也真是山穷水尽,艰难异常。且不谈未来前途,光要领着这五千义军与家属,能够吃饱肚子,就已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而这重担自也不是人人都敢挑。就在这王审潮与马前锋,相互谦让之下。其余义军将领,自亦各个缩头,不敢挺身而出,去挑这"填粪缺"。为解决这义军,群龙无首的窘境。最后便有家眷中的耆老,想出了一计,广东会娱乐。即─「既然没人敢做主,那不如就交给天做主」。义军的耆老,即谏请义军,遵守古礼,办一场「拜剑」的祭奠。并藉「拜剑」的祭祀,交由天来决定,义军的主帅。

「人无能为力之时。就祈求天的帮助」举凡中原河洛人氏,自古皆然。(包含千年后,其台湾的子子孙孙,亦是如斯)。

「拜剑」只是个简单的祭祀。目标不过乎,就是要在五千义军眼前,交由天意来决定主帅。而天命不可违,广东会娱乐。主帅既是由天定,禀有天命,那义军得意敬天法祖,不可违抗天命。「拜剑」当日,五千光州义军与家眷,齐聚于教场。教场中,则摆了张神桌,设了一坛。手捻幽香,拜过天地后。耆老便在坛前的地上,插上一剑。并且当众,向义军宣称─「义军中任何人,皆可到坛前拜剑。三叩头,拜剑之后。若剑跃然离地。那这能让剑跃然离地者,等于天定的义军的主帅。众人不得再有异议...」。

耆老虽宣声,义军中人人可到坛前「拜剑」。然个别的士兵,一介没没无闻之辈,如何敢到坛前「拜剑」。就算一干义军中的将领,于擒王绪的兵变中,无功无勋,也不敢厚颜到坛前「拜剑」。最后,当然也只有马前锋与王审潮,在众人推举下,半推推就的,走到坛前「拜剑」。先是马前锋,拜过天地后,广东会娱乐,跪于剑前,叩了三个头。结果插于的上的剑,却是闻风不动。于是换王审潮,在众人的推举下,走往坛前「拜剑」。底本众人,几千只眼睛,无不殷殷期盼。但盼望王审潮拜剑之后,剑会跃然离地。可天不从人愿,王审潮跪地,叩了三个头之后,插于地上的剑,却仍然动也不动。

马前锋与王审潮,两个义军中,最孚众望之人,既皆不是上天,属意的主帅。那义军之中,还有谁堪任主帅?王审潮三兄弟,义军中号称「三龙」,颇负众望。且又是「竹林兵变」,擒拿王绪即寿州将领的主事者。既是大哥王审潮,不受上天青睐。顺理成章,老二王审?,及三弟王审知,自被寄于厚望。于众将官与耆老的催促下,自也依序走到坛前「拜剑」。老二王审?,叩了三个头后,怎奈插于地上的剑,同样不动如山。最后就仅剩下老三王审知。

王审知,人称的「白马三郎」,身长七?六,站于人群如鹤破鸡群。兼之面色带紫,头大脸四方,方嘴龙鼻,更是不怒而威。光见其走到坛前,拿香拜天地四方,已是一派威风??,气势与其别人,不可同日而语。且见王审之,跪于剑前,方一叩头。释然一阵怪异大风起兮,将挂于坛前的一面针绣刺着「唐」字的旌旗,给?起。这面「唐」字的旌旗,约莫就是一柄长剑的长宽,就这么被这阵怪异的风,翩然吹到了剑旁。说这阵怪异,还真是怪异,将旌旗吹到剑旁,豁然怪风竟又事向上一扬。瞬间,旌旗勾到了剑柄,就这么向上一翩飞,竟也将那把插于地的长剑,从地上拔起。这景象,从他人的眼睛看,霎就像是那把长剑,竟从地上跃然跳起。

『哗~』众义军与家眷,一阵惊呼声中,就在王审知跪拜之祭,那插于地的长剑,果跃然离地而起。照说,这是上天属意王审知,做为光州义军的主帅。众将官及家眷,亦无不齐声欢呼。唯独王审知,骤见这长剑跃然离地的气象,却是浑身吓出了一身冷汗。众人欢呼声中,却见王审知,依然长跪于地。却是一脸惶然,犹似自言自语,满嘴祝祷的?说:『上苍啊。我王审知,无才无德,年幼无知。本日斗胆拜剑,若长剑跃然而起。我只期求上苍,那就让我大哥王审潮,任义军的主帅吧。上苍啊,我诚心的企求啊』。

实话说。王审知拜剑之时,也没料到,会因一阵怪风;而让那剑跃然离地。且王审知,是一甚明进退伦理,与长幼有序的读书人。况长兄王审潮,就在身边,而王审知,又岂敢僭越本份。骤见长剑跃然离地,也是王审知机智。心惊肉跳之下,王审知即赶紧大声的?诵起,口口声声祝祷长兄,能任义军主帅之词。且见王审知,跪地转了个身,?自朝向长兄王审潮,又是口口声声,言词恳切的说;『大哥。长剑跃然而起了。我是祝祷上苍,祈求让大哥任义军的主帅啊。请大哥顺应天命,带领我光州义军,千万莫再推托啊』。语罢,王审知更是五体投地的,对着王审潮叩头,长跪不起。

众义军与家眷见状,一时直是搞得丈八金刚摸不着头。但听得王审知,说「拜剑」是为祈求让王审潮,为义军主帅。又见王审知长跪不起,祈求王审潮。五千义军与家眷,或有人会意后,即纷纷的下跪。与王审知,一起祈求王审潮,接任义军统帅。『王佐史,请你义不容辞,任义军的统帅。率我义军度过这艰难啊..』一声祈求,二声祈求,最后五千义军与家眷,竟齐跪于地。异口同声的祈求。『王佐史,请您义不容辞,任义军的统帅。率我义军度过这艰难啊..』五千义军与家眷的祈求之声,霎如滔滔浪潮,澎拜??的,齐?入王审潮的耳中。

王审潮,面对此面前局势的骤变,直是有点手足无措,赶紧趋前,伸手欲扶起王审潮,慌得说:『三弟,快起来。有话起来说啊。大加快请起,有话起来说啊』。怎料王审知,却是仍长跪不肯起身,依然是口口声声,殷切恳求:『大哥。义军阶要你任统帅。你不任意军统帅。那我就不起。请大哥任义军统帅吧』。众义军与家眷,随之又是异口同声,跟着齐声高喊:『望佐使,请您任义军统帅。您不答应任统帅,我们不起』。

眼见众义军与家眷,皆长跪不起。迫于无奈,王审潮,苦思片刻,即开口说:『各位乡亲与弟兄。你们要我任义军统帅,也不是不行。但我有三个条件。若你们能应允,那我王审潮,对各位所请,亦无可推辞。第一个条件是─我光州义军,乃正义之师。因当初王绪,胡作非为,使我义军,有如土匪,所到之处,无不被追?。若要我任义军统帅,则义军兄弟,从今而后严守军令,不得再劫掠维生,亦不得拿庶民一针一线。第二个条件是─自离开固县以来?我义军有如乌合之众,实不堪战。甚至连保护随军的家眷,都不能。所以为保我家眷保险,从今而后,义军兄弟得加紧操练,使我义军能高低二心,成为一支真正能够保家卫国的劲旅。第三个条件是。当此之时,天下大乱,局势未明。为求自保,我义军将暂留边疆泉州。屯田开?,自耕自食,狩猎维生。待得天下局势太平后,则我义军,再般师返乡,回我光州固县...』。

由于王审潮所开的三个条件,皆为通情达理,亦是身乱世之中,义军所当为。因而当王审潮,把话讲完。五千义军与家眷,无不同声高呼:『我们愿听王佐史之令。请王佐史任我义军统帅』。...







脚注信息
Copyright 2017 广东会娱乐 All Rights Reserved